系列述评:从英超看中超 足球俱乐部上市要慎重

系列述评:从英超看中超 足球俱乐部上市要慎重

挂牌上市一度成为众多欧洲足球俱乐部谋求“快速致富”的时髦手段。在英超20家俱乐部中曾有一半是上市公司。无疑,上市确有“速富效应”,能在短期内给俱乐部带来大量资金,以解球队修建球场、购买球星和支付球员高薪等用钱之急。但是,90年代初在英格兰足坛风行的俱乐部上市行为,如今却成了股市“鸡肋”。

目前,足球股票在伦敦金融交易所已成为无人问津的垃圾股。除了曼联能持续赢利外,其他俱乐部都为财政赤字所困扰。在90年代初足球俱乐部上市时,正值天空电视台买断英超比赛电视转播权,各俱乐部从转播权出售中获得的收益猛增,吸引了不少投资商,但随之便是俱乐部的经营收入不断被球星的薪水所吞噬(曼联在英超之所以一枝独秀,很重要的原因是将球星薪水控制在总收入的50%以下),赢利能力趋弱,股东们对足球股的兴趣自然也越来越小。

英国德鲁特.图什体育咨询公司认为,英超是欧洲几大联赛中收入最多的联赛,但关键是收入的增长赶不上失去控制的球员工资等成本支出。《足球投资者》主编布莱恩对新华社记者说,球员工资不降低,足球股票就很难重新得到投资商的青睐。

畅销书《足球经济》作者、英国《独立》报专栏作家戴维德.考恩则对记者说,现在上市的足球俱乐部压力很大,即使曼联这样能持续赢利的俱乐部也不例外。曼联俱乐部一位管理人员就私下里对考恩表示,俱乐部甚至动过退出股市的念头。由于足球股票不受青睐,英格兰职业俱乐部难以从股市上筹资,所以竞相采取一种资产债券化的筹资方式,即以俱乐部可预期和稳定的收入如门票销售为信用,发行长期债卷进行筹资。纽卡斯尔南安普敦等俱乐部都曾通过这种方式筹集球场建设资金,后来利兹埃弗顿曼城等俱乐部也都以此来清理债务和购买球员。另外,并不是所有的英超俱乐部都急于上市。德鲁特.图什体育咨询公司的丹.琼斯解释说,一方面俱乐部也自知上市无望,另一方面觉得上市和俱乐部的经营政策和方向并不合拍。

英超俱乐部争相上市后陷入窘境,为未来的中超俱乐部提供了一面镜子。《财务主管》杂志主编安德鲁.萨沃斯对新华社记者说,如果中超俱乐部想上市,那么他们需要制定完善的企业发展规划,有吸引股东的好题材,有良好的经营纪录。琼斯则强调指出,虽然各国联赛不尽相同,但都需要控制成本,合理花费,要让股东相信俱乐部的赢利能力。此外还要明白作为上市公司的责任:需要做到财务制度的透明,需要和股东分享利润。而布莱恩则看好中超俱乐部上市前景。他说,中国足球市场潜力很大,不论是电视转播还是俱乐部经营方面,都有很大的拓展空间,足球俱乐部上市会比较吸引人。

显然,英超俱乐部上市的经历告诉我们,俱乐部上市是一把双刃剑。它能快速筹资和引起关注,但也意味着责任的加重,受到的约束更多。未来的中超俱乐部如果只想“上市圈钱”,而没有优质资产,缺乏赢利手段,最终会自食恶果。

在英超俱乐部老板眼里,足球就是他们的摇钱树。俱乐部或许为购买球星疯狂“烧钱”,但是他们的赚钱机器也从未停止过运转。

英超俱乐部收入的三大途径是电视转播权和门票的出售以及市场开发。出售电视转播权是由英超联盟统一与电视台谈判,有助于维护英超俱乐部的整体利益。转播收入并不是平均分配,因球队比赛被电视转播次数多少和联赛排名高低而不同。本赛季冠军曼联队的电视转播分成最高,达1985万英镑。

当年天空电视台买断英超电视转播权,推动了英格兰职业足坛的一场商业革命,促成了英超成为当今世界足坛的顶级联赛。英超在1992年的第一份二年期电视转播合同为7000万英镑,第二份三年合约为1.3亿英镑,到了1997年签第三份四年期合同时,价格已涨到了6.7亿英镑。出售电视转播权目前是大多数英超俱乐部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已占到俱乐部总收入的29%左右。

在门票上,英超球场大多能容纳三四万人。曼联的老特拉福德球场经过改造后座位最多,能容纳6.9万人。而阿森纳的海布里球场只能坐3.85万人,这意味着每进行一次主场比赛,阿森纳要比曼联少收入约100万英镑。一个赛季仅联赛就有18个主场,阿森纳至少比曼联少挣1800万英镑。为此阿森纳队决心即便借钱也要新建一座六万人球场。

在市场开发方面,各俱乐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方式五花八门,如实行俱乐部会员制度和开展电子商务等。不少俱乐部还围绕着比赛实行综合经营,如切尔西球场的周围有宾馆、酒吧和娱乐中心等,切尔西球场只是“切尔西村”的一部分。

最普通的方式是标志商品的销售,种类繁多,包括围巾、帽子、纪念章、玩具、T恤衫等。阿森纳每年通过销售标志产品的收入大约为500万英镑。而英超首富曼联则更多,在2001年他们的标志商品收入几乎是阿森纳的四倍。记者走访过曼联专卖店,发现有很大比例的标志商品上都贴着“中国制造”的标签,但在印上了曼联的标志后立即身价倍增,为曼联带来滚滚财源。

俱乐部市场开发成功的关键在于“笼络”好球迷。俱乐部都是企业,球迷就是他们的顾客。为此俱乐部十分注重和球迷的沟通,经常组织球队深入社区,接近普通球迷,与球迷组织很多联谊活动。另外,还积极听取球迷代表的意见,改善俱乐部的服务。赢得球迷的心,就赢得了一切。俱乐部通过这种与球迷的沟通和服务,使球迷对俱乐部产生荣誉感、亲近感和归属感,使其从铁杆球迷变为铁杆消费者,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何英超俱乐部价格不菲的标志商品会卖得如此火爆。

而中国市场虽然巨大,但标志产品的销售却远不如英格兰足坛。这说明首先国内俱乐部必须强化商业意识,充分挖掘自身的无形资产价值,把标志商品这块诱人的“蛋糕”做大做好。更重要的是俱乐部对待球迷要真正像商家对待消费者那样下工夫,培养球迷的归属感,使球迷觉得自己是俱乐部的一员,为自己拥有俱乐部标志商品而高兴甚至自豪。否则,生产再多的标志商品也只能堆在仓库里。

中国足协已把中超俱乐部的“财务门槛”定为年收入三千万元。中超俱乐部的主要收入来源也不外乎出售电视转播权和门票以及市场开发三大类,而这些正是我们与英超俱乐部的差距所在。

英超本身不是商品,但它有巨大的无形资产和品牌价值,是一棵摇钱树,一个聚宝盆。英超能有今天旺盛的“人气”、巨大的商机,媒体可谓“建功殊伟”。因此,英超组织者和俱乐部对媒体的管理和服务高度重视,规范细致,已成为组织者和俱乐部日常管理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英超比赛时,赛前赛后球队主教练都要接受记者提问,一般先是接受分别购买了英超电视转播权和集锦权的天空和独立电视台的采访,然后再与文字媒体见面,之后还要给电台记者“开小灶”。虽然问题要一遍遍重复回答,但这已成为主教练带队之外的一项基本任务和职责。

俱乐部现在还充分发挥网站的作用,不时向外界公布俱乐部的动态。每到比赛日,俱乐部还为记者提供一本内容翔实的当日比赛指南,内容包括主教练、俱乐部主席和球星对最近比赛的总结和展望等,成为记者的重要参考资料。

记者还能领到一份由英超联盟统一制作的各队综合数据统计。该统计“琐碎”之极,从头到脚将英超“数据化包装”。如曼城队与查尔顿队的进球数据,细化到每隔多少分钟进或失一个球;在进球或失球中,左脚、右脚和头球射进的各有多少;在进失球中,又分运动战中、角球、点球、直接任意球、间接任意球和乌龙球等;按照射门远近,从6码到18码到18码以上,又出现一连串的数据等。这份数据统计包罗万象,可以想象一种联赛的运作机制要多成熟,才能做出这么详尽、这么专业的统计数据。

除了浩如烟海的统计数据,英超管理者“出笼”比赛消息的速度也非常之快。一轮比赛刚结束,英超独家转播商天空电视台就开始陆续播放10场比赛的教练赛后评球和各场比赛的精彩片段。记者也很快领到一份比赛成绩公报,上面列举当天进行的英超以及其他低级别联赛的所有比赛结果,极大地保证了记者的工作效率。

另外,俱乐部还为记者提供了颇为周到的后勤服务。记者工作间有电话和电源插头等基本设施,并有免费提供的饮料和食品。记者席配有转播比赛的电视,方便记者报道。每家俱乐部都有专门的新闻办公室,配备多名工作人员。各新闻官分工不同,有的负责比赛日常接待,有的负责帮助记者联系采访对象,有的负责俱乐部网站和杂志的制作,有的则是俱乐部的新闻发言人。俱乐部在为媒体服务上投入了较多的人力和物力,但回报更多。各家媒体每天都要拿出大量版面或时段报道足球,为英超俱乐部做足了“免费广告”。

而国内联赛组织者和俱乐部似乎过多地注意到媒体报道的消极作用,而忽视了其主要的积极作用;对足球记者也勤于管束、疏于服务,反而损害了彼此的依存关系,利益共损。希望中超联赛能像英超联赛那样,组织者和俱乐部在与媒体打交道时更新观念,加强服务,力求双赢。

中国职业联赛十年来始终未能驱散急功近利的阴云,各俱乐部只重一线队成绩,极为忽视青少年人才培养。尽管中国足协曾有过俱乐部梯队建设的规定,但各俱乐部“下有对策”,使联赛的“源头活水”始终无法蓄积。而新近出台的中超联赛参赛标准中规定,各俱乐部必须有U-19、U-17、U-15三支完整的后备梯队,否则免谈中超。从英超的运行情况看,设立这样一条中超参赛标准十分必要。

在英超,维持一支俱乐部的投入非常大。财力不足的俱乐部往往比较重视足球学校的建设,联队便被称为英超球星的摇篮。曼联队花费3000万英镑引进的中后卫费尔迪南德、切尔西队球星兰帕德,还有英格兰国脚德福和科尔等,都是西汉姆足球学校的“极品”。这些球星的身价至少都上千万英镑,相当于俱乐部花在足球学校上面两三年的投资。

即使是富甲天下的曼联,也一样重视后备力量的建设。球星贝克汉姆、斯科尔斯、布特、内维尔兄弟等就都是曼联自己培养出来的“黄金一代”,其中贝克汉姆已成为曼联王冠上的明珠,成了曼联的摇钱树。

自己培养球星,至少使得俱乐部不会过度依赖转会市场,省去了大笔开支。曼联队主教练福格森日前说,他估计曼联足球学校至少给俱乐部节省了两千万英镑的开支。

福格森自1986年上任以来,一直很重视年轻球员的培养。由于英国本土招生范围有限,他们把网撒向全球各个角落,从欧洲和美洲等地引进小球员。今年三月他们还试训了两名赞比亚17岁以下青年队的球员。本赛季曼联不仅夺取英超桂冠,他们的后备队还获得了英格兰青少年足总杯比赛的桂冠。源头自有活水来,支撑着曼联在英超长盛不衰。

与曼联相比,阿森纳对外援的依赖很大。由于一线队伍都是些大牌球星,竞争激烈,阿森纳自己培养的球员很难升入一线队,阿森纳一线球员中只有阿.科尔是俱乐部足球学校的成果。

尽管模式各不相同,但各英超俱乐部普遍重视青少年球员的培养。能从中挖掘出球星当然最好,用自己培养的球星去换自己需要的球星也是好事一桩。

英国著名足球记者戴维德.考恩对新华社记者说,英国足球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足球已成为英国人生活和文化中的一部分,在这样的背景下才有了英超。

中国足球还比较年轻,“超级联赛”便翩然而至。在这种先天不足的情况下,更要静下心来培养自己的足球根基,即在基层发展足球运动,让足球走进学校和社区,这样才能蓄积起中超的“源头活水”,使中超不至于历经数年而衰竭。

从联赛管理权使用方面着眼,英超联赛是“分散”有余,“权威”不足;而国内联赛恰好相反,两者都有弊病。科学的管理体制应该是联赛管理权的“分散与集中”相统一。

英超的一大特点是俱乐部的独立性很强。英格兰足总(相当于中国的足协)的主要职责是管理各年龄层次的英格兰队,推广足球运动和统一比赛规则等。主管联赛的是超级联盟,但他们也只是负责组织比赛,制定赛程,代表俱乐部统一谈判电视转播等商业合同而已。

英超联盟属有限公司,20家英超俱乐部持有相同数量股份。各俱乐部主席经常开会讨论共同关心的问题,表决时每家俱乐部都有一票,要通过任何决议都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数票。俱乐部则是完全独立的法人实体,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俱乐部主席和董事也由俱乐部股东自己决定。

英超由足总和超级联盟实行分权管理,足总把宏观方向,联盟管具体事务,这种管理体制非常有利于各负其责,把各自该管的事管好。但无论是足总还是联盟,都缺乏足够的权威,使得独立性很强的俱乐部时常“不服管”,从而滋生了许多难以化解的问题。

首先,英超俱乐部在实力上相差悬殊,已不再是在同一起跑线上的竞争,比赛变得越来越缺乏悬念。自英超设立以来的十一个赛季,曼联队已八次夺冠。一次夺冠的布莱克本队属于昙花一现,阿森纳队两次夺冠,却从未卫冕成功。此外,英超球员的工资增长过猛,大家都束手无策,只能等待市场慢慢地自行调节。管理者缺乏权威还会造成一种危险就是联赛缺乏稳定性,俱乐部把自身利益置于联赛之上,大牌俱乐部尤其不安份。当年英格兰足坛只有一个足球联盟,但由于大牌俱乐部不愿和其他小俱乐部分享利润,因此独立出来成立了英超联盟。即使这样,曼联和阿森纳等俱乐部仍不知足,曾有意参加到奖金更为丰厚的所谓欧洲超级联赛中。

英超存在的这些问题与缺乏一个权威性的管理机构和管理办法有关。反观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联盟对俱乐部的管理和控制就较严,能通过选秀、工资总额封顶等一系列措施来避免各队实力的不平衡,维持联赛最为宝贵的品质——竞争性。

《独立报》专栏作家戴维德.考恩对新华社记者说,英超管理机构缺乏权威性的现状很难改变,因此英超出现的各种问题也难以消除,在此方面中超应吸取英超的教训。

但据记者观察,中国职业联赛基本上属中国足协一家管理,与联赛委员会大体上是一家,管理权与经营权不分。足协大事小事忙不停,俱乐部却意见一大堆。而中超的推出无疑是改革的良机。中超筹备办公室主任郎效农去年在谈及中超的框架时曾说:“要坚持政事分开、管办分离的原则,建立在中国足球协会领导下,以俱乐部为主体的中超委员会,以民主协商、民主决策的方式管理中超事务;实行赛事管理与经营管理分离,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扩大中超公司,代理经营中超联赛商务。”显然,中超联赛应该借鉴英超的经验,吸取其教训,让“中超委员会”名副其实成为独立的联赛管理机构;在此基础上,足协与中超委员会要密切合作,确立管理部门的权威性,把握中超沿着正确的轨道前行。(刘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